• <tbody id="vjzfg"><noscript id="vjzfg"></noscript></tbody>
  • <em id="vjzfg"><acronym id="vjzfg"></acronym></em>

    <em id="vjzfg"><ruby id="vjzfg"></ruby></em>
    <th id="vjzfg"><pre id="vjzfg"></pre></th>
    <tbody id="vjzfg"><noscript id="vjzfg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重要公告
    ·浙江農林大學2019年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招生綜合素質測試入圍名單公示 [04-29]
    ·浙江農林大學2019年本科招生章程 [06-13]
    ·浙江農林大學2019年“三位一體”綜合評價招生書面評審結果公示 [03-22]
    ·浙江農林大學2019年“三位一體”綜合評價招生咨詢會安排 [02-22]
    ·浙江農林大學2019年“三位一體”綜合評價招生章程 [02-20]
    錄取查詢
    高考錄取查詢
    設計學類分數查詢
    專升本擬錄取查詢
    招生計劃查詢:
    錄取分數查詢:
    聯系方式

    浙江省杭州市臨安區武肅街666號(東湖校區) 
    郵編:311300 
    招生熱線:0571- 63730908
    傳真:0571-63737417
    微信:zafuzsbgf
    騰訊微博:http://t.qq.com/zafuzsb
    浙江農林大學微信二維碼
    輸入身份證號+姓名即可查詢錄取情況

    友情鏈接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教師風采 > 正文
    晨曉:最美應是故鄉色
    2019-04-10  點擊:[]

    4月8日,《浙江日報》以《色彩大師返鄉開啟別樣人生——晨曉:最美應是故鄉色》為題,報道了我校暨陽學院晨曉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晨曉。文章介紹了旅居國外30多年的著名藝術家晨曉回到故鄉,加盟我校暨陽學院,釋放鄉愁、服務鄉村振興和美麗鄉村建設,創新教學、培養“應用創業型”人才的故事。

    (晨曉老師演講照)

    現將全文轉載如下:

     

    色彩大師返鄉開啟別樣人生——晨曉:最美應是故鄉色

    紳士帽,紅毛衣,走路腳下生風。50多歲的藝術家晨曉,活力滿滿。

    在藝術世界中,一提起晨曉這個名字,往往離不開他筆下那豐富的色彩。高飽和度、符號化的作品,為他在西方開拓了一片天地。如今,旅居國外30多年后的他,跨越半個地球,從新西蘭回到故鄉諸暨,出任浙江農林大學暨陽學院晨曉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。從此,故鄉大地的一片綠意中,有了令人驚喜的絢爛色彩。

    日前,我們跟隨晨曉的步伐,走進晨曉藝術與設計學院,來到山下湖鎮,探尋他給故鄉注入的“新色彩”。

    克服色弱徜徉色彩世界

    校園靜悄悄的,教學樓的一扇窗戶透著光亮。剛從北京參加完活動回到諸暨的晨曉,伴著輕柔的音樂,蘸著鮮亮的顏色,在畫布上肆意揮灑。不一會兒,一朵朵絢麗的荷花躍然眼前。

    色彩是晨曉作品中最大的特征,時而明麗,時而深沉,展現的是他作畫時的情緒。但很多人不知道,其實他患有色弱,對顏色的辨別能力和大多數人不一樣。

    “我看到的鮮紅色,在您眼里是什么顏色?”

    “就是鮮紅色!”看記者不解,晨曉又解釋說,“我看到的色彩肯定和你看到的不一樣,但我知道在你眼里是什么顏色。”這種“不一樣”,在他看來是天賦,也更是一種優勢。

    而30多年前的他,曾為此迷茫、徘徊了很久。18歲時,不甘于挑著擔子走街串巷做木匠的他,決定重拾兒時愛好學習繪畫。本以為能離向往中的色彩世界更近一些,但色弱這個現實障礙,卻讓他與藝術院校“絕了緣”。

    放棄,還是繼續?抱著出去闖一闖的心態,1986年,懷揣著100美元、幾乎一句英文都不會講的晨曉,用一根扁擔挑著行李箱和油畫箱,踏上了澳大利亞的土地,后又輾轉到了新西蘭。

    身在異國他鄉,他在街頭用國內當時流行的線描畫為游人畫肖像,幾天下來卻無人問津。沒辦法,他厚著臉皮問了旁邊的畫家才知道,那時候的澳洲人,喜歡的是素描、平面構成,而非線描畫。

    這個經歷徹底打開了他的作畫思維,也為他帶來了市場。漸漸地,在西方現代主義的外殼中,他用色彩找到來自東方的獨特內核:用“你”理解的方式去描繪“我”的故事。中西方藝術在他的色彩里融為一體,風格越來越鮮明,藝術成果也越來越多,在多個西方國家舉辦過作品展。

    但走得再遠,成就再高,他也放不下家鄉。去年10月,晨曉婉拒國內多所名牌高校的邀請,毅然回到家鄉擔任晨曉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。不久后,他和學院接到的第一個“活”,就是山下湖鎮大地藝術鄉村旅游規劃設計項目。

    釋放鄉愁扮靚故鄉風景

    綿綿春雨透著絲絲涼意,諸暨市山下湖鎮政府會議室內卻熱火朝天。

    “本著‘不大拆大改’的原則,把村里的房子劃成片區,每片一個主色調、一組顏色。外墻貼了瓷磚的不動,其他需要粉刷的,色彩就跟著瓷磚走,再對周邊環境稍加修飾,讓它們自然融合……”大屏幕上,一張張原圖和效果圖閃過,晨曉把整體規劃思路,耐心地向該鎮相關負責人作介紹。

    “晨老師,那戶人家什么時候同意把外立面上的水管改道的啊?”在講到某片區的色彩設計時,鎮黨委副書記張琪插話道。幾天前去做工作時,村民還不為所動。

    “昨天我又去了一趟,跟戶主詳細講了外墻畫上色彩后的效果。可能看到設計圖后,他心動了。”晨曉的笑透露著一絲得意,“然后我就跟他提出了這個‘交換條件’。”

    自從承接山下湖鎮的項目后,在村子里轉一轉,到村民家串串門,就成了晨曉的日常。如今,哪幾棟房子旁邊有池塘、哪個路口有荒地,他都了如指掌,和土生土長的村里人沒什么兩樣。如果可能,他還想了解這里的每一方池塘、每一片田地和每一個人。這樣,畫在這片土地上的色彩才會有它獨特的個性和靈魂。

    一說起山下湖,很多人腦中浮現的肯定是珍珠。在最初設計色彩時,晨曉融入最多的,就是珍珠的色、質、形,比如,晶瑩透亮的珍珠雕塑,五彩斑斕的村居,亮眼奪目的標志景觀,等等。但他的色彩設計中,還多了一抹鄉情。

    游歷過60多個國家的晨曉,把每一次穿梭在村道村居后從心底溢出的情感,投射在多達幾百張的色彩設計稿上。今年大年初四,晨曉獨游山下湖。煙雨濛濛,屋前的紅燈籠、空氣中彌漫的飯菜香、耳邊傳來的歡聲笑語,讓剛從新西蘭回國的他仿佛回到了兒時。貼對聯、穿新衣、放鞭炮……這種穿越時空的體會,也讓他對自己起草的策劃方案有了更深的感悟。

    “我希望可以用色彩畫出兒時的快樂,畫出一種能在山下湖尋找到的鄉情。”

    創新教學激發學生創意

    聽說2019年在義烏舉辦的婚紗影樓用品交易會暨春季畫框展只剩下最后一天,晨曉匆匆吃完午飯就趕往義烏。

    “想去給學生訂幾臺機器,用來切角、打釘、雕刻、燒焊等。”高路公路上,好不容易空下來的他,和記者談及了此行的目的。

    區別于自身創作的天馬行空,晨曉對學生未來發展的思考更為現實。結合自身定位,經過多番商討,這個二級學院的人才培養目標最終被定為“應用創業型”。也就是說,學生畢業后能順利找到工作,將自己的設計更好更快地“賣出去”。

    為了清晰傳遞這種理念,晨曉和學生們一起策劃并設計了一場名為“美的世界·穿越時空”師生藝術作品展。除展出晨曉的40多幅代表作品之外,“色彩衍生藝術品”板塊還匯集了學生們的巧思。他們將晨曉繪制的色彩應用到生活小物上,如碗碟、服裝、靠墊、拎包、手機殼等,讓人眼前一亮。

    正是在籌備展覽的過程中,晨曉萌生出給學生們打造工作間的想法。以前,學生們打樣時,很難找到愿意接單的工廠,即使對方同意,耗費的時間也太長。晨曉知道,藝術創作靈感來之不易,如果不及時付諸實踐,它便很快“說再見”。于是,配齊各種機器,讓學生可以第一時間通過木工、縫紉、焊接等工序將靈感轉化為實物,是他目前最著急的事情。

    “這種寬度的木頭,是什么材質的?”“送個電泵,這兩臺機器我就都買。”在義烏國際博覽中心逛了兩個多小時,晨曉的微信上加了10多個好友,上衣口袋里裝著一沓名片,手提袋里裝著一堆產品說明,為的就是早點為學生建成工作間。

    在晨曉看來,美不是高高在上的,而是需要貼近普通群眾的。他還決定,把自己所有作品的著作權免費給學生們使用。“無論是在公司上班,還是自己創業,他們都可以無償應用到自己的設計上。”他說。

     

    晨曉簡介:

    晨曉,男,1956年生于杭州,著名藝術家,現任我校暨陽學院晨曉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、中國海外交流協會理事,杭州市公共外交協會理事,新西蘭杭州聯誼會會長等。晨曉已在全世界舉辦了40余屆個人畫展,其多件作品被新西蘭國會、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、大英博物館等收藏,他的大量畫冊和作品在海內外出版。2015年起,晨曉在杭州、廈門、天津、寧波、青島、諸暨等地舉辦擁抱自然等主題作品巡回畫展,喚起人們環保意識,推動祖國綠色事業發展。

    上一條:徐建偉:在校園里打造“活的中藥學教科書” 下一條:王麗:寓教于行,融技于農的排頭兵

    關閉

    超碰在线视频